两年前,信业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业基金”)成立了3只私募基金,合计募集资金7.2亿元,分别以信托贷款和股权投资的方式投向北京京奥港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奥港置业”)。

    根据约定,京奥港置业销售资金回笼账户将由信业基金监管,信业基金在其尽调报告中指出,“预计融资期内回款金额13亿元”,这也被信业基金及投资人认为是上述基金最终能够获得正常兑付的重要保障和来源。

    然而近日,陆续到期的3期基金均面临无资金可兑付的窘境,原本预计足以覆盖上述3只基金的监管账户内的资金竟全部“不翼而飞”。

    投资标的监管账户失控

    在信托受益权转让之前,所涉项目已经销售回款16.4亿元,然而实际累计进款余额仅为7.6亿元。

    2017年5月,信业基金通过子公司石河子信远业丰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远业丰”)成立了荣耀1号,募集资金约4.2亿元,用于受让一款信托产品的受益权,最终投向京奥港置业,用于北京顺义后沙峪镇“枫泉花园”保障房建设。2018年12月20日,荣耀1号未能按时支付贷款利息,出现违约。

    今年5月5日,在荣耀1号即将到期之时,信远业丰给荣耀1号投资人出具了一份《延期报告》,因无现金资产分配本息,延长存续期不超过12个月。信远业丰也在报告中提及,将积极推进相关诉讼的进展,并对信托受益权的出让方进行追偿。

    报告中提及的诉讼,与荣耀1号成立时受让信托受益权有关。在发现监管账户内资金异常后,信远业丰将此次信托受益权的出让一方诉至法院。

    根据信业基金方面在庭审中提供的信息,在信托受益权转让之前,涉案项目已经销售并回款了16.4亿元,然而最终有8亿多元销售回款既没有进入京奥港置业的监管账户,也没有进入京奥港置业的其他账户。

    “销售回款是房地产信托贷款的还款来源,也是信托受益权得以实现的重要保障,用于还贷的优质资产少了8亿多元,导致信托贷款不能偿还的风险急剧增大。”因此,信业基金认为出让方未尽主动管理义务,且在转让时未将巨额预售资金转入京奥港置业的重要情况如实告知信远业丰。

    而被告方则认为,原告在交易完成后的2018年1月才索要监管账户对账单,“这说明了原告没有将监管账户情况作为其投资决策的依据,只是在发现了风险后,使用监管账户对账单作为其逃避责任的工具。”

    对于被告方的这一说辞,信业基金表示,这种说法只是被告的诉讼策略而已。信业基金认为“2017年3月在项目尽调时,已对预售资金监管账户进行调查,并与审计报告中现金流量表进行交叉审核。该项目为北京市保障房项目,预售资金监管账户的回款即为信业基金投资决策的决策依据。本次交易是通过受让信托收益权方式完成投资,保障房项目监管及预售资金监管均由被告负责。根据原告与被告签订的《信托收益权转让合同》,被告方有义务向原告无瑕疵、全面披露项目真实情况,并对交易各方承担担保责任。”

    实际上,对于巨额预售资金是否真的没有进入监管账户,以及资金何时从账上“消失”一事,目前仍没有证据确认。信业基金表示,曾多次向交易各方以及相关金融机构申请调阅京奥港置业名下2015年~2019年间各账户余额,但均未果;同时,信业基金还曾多次通过各种方式向有关政府机关反馈过情况,均未果。

    此外,信业基金表示,实际上在2017年初之前,大多数房子已经网签,但房屋网签并不代表房屋销售回款已全部进入预售资金监管账户。且通过预售资金监管账户查询可知,尚有大部分售房款未按要求进入账户。截至被告将预售资金监管账户转交至信业基金时,预售资金监管账户累计进款余额7.6亿元,与事实情况存在较大差距。

    多项增信措施无法变现

    担保人及担保公司诉讼缠身,而唯一“有价值”的土地抵押目前仍是无法执行的状态。

    除荣耀1号外,信业基金还成立了荣耀1号的二期,募集资金2亿元,用于认购前述信托产品的份额。此外,又通过子公司嘉兴信业瑞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业瑞佑”)成立荣耀2号,募集资金1亿元,用于收购京奥港置业100%股权。3只基金合计约7.2亿元。

    实际上,除了基金管理人对相关账户进行监管,上述3只基金还有其他多项增信措施。包括,京奥港置业实控人王子华夫妇及京奥港集团为归还本息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京奥港置业所持土地抵押;京奥港置业股东北京紫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乔地产”)股权100%过户。

    而据启信宝,王子华和京奥港集团均出现多条失信信息,与京奥港集团有关的诉讼多达数十条,京奥港集团甚至因诉讼出现股权冻结的情形。而紫乔地产尽管目前已100%过户在信托管理人长安国际信托名下,但信业基金表示,实际上这些股权在处置过程中存在很大难度,。

    这样看来,唯一能够获得更多保障的便是土地抵押了。投资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土地抵押目前是无法执行的状态。

    那么,这块土地使用权目前抵押情况是怎样的? 为何目前是无法执行状态,后续信业基金方面可以采用怎样的方式去变现? 对此,信业基金方面未正面回应。

    荣耀2号用于收购京奥港置业100%股权。2017年6月,信业瑞佑与紫乔地产、京奥港置业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随后又签署了《股权回购合同》,就京奥港置业股权回购事宜进行约定。

    此后,因京奥港集团涉及多起重大诉讼,信业瑞佑要求京奥港集团等提前支付全部股权回购款,而对方未按时支付,构成违约。随后,信业瑞佑向法院提起诉讼,并于今年1月4日收到一审判决书,法院判决京奥港集团、京奥港房地产于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向基金支付股权回购款1亿元及相应的股权溢价款及违约金。

    不过,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上述判决(荣耀2号)一审已胜诉,二审尚未审判。信业基金称,相信通过已经和将要采取的一系列司法手段,荣耀系列产品均能够得到妥善处置,信业基金及全体投资人的合法权益将会得到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