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深圳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局(深圳CID)破获了一起涉及全国投资者的网络投资诈骗案,犯罪嫌疑人以买卖白银名义通过自建和代理的网络平台操控交易行骗,涉案金额达几千万元。
 
  在各种骗局中斗智斗勇,不但需要眼光,不但需要智慧,更多需要定力,因为如此才能抵抗各种各样的诱惑。“70倍高收益,两天净挣10万元!”这是一家白银投资公司招揽客户的宣传口号,但事实并不像口号喊得那么美妙,入局者十赌九输。相当部分白银投资实际是一场对赌游戏。在这场与实力雄厚的会员公司的对赌中,势单力薄的散户们要想赚到钱,几乎是不可能的。
 
  市民:不到半年亏本200万元
 
  2013年9月,王女士在一名业务员的不断劝说下成为了深圳旗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的现货白银投资者。业务员告诉王女士,这种投资周期短,收益高,买卖灵活,资金存取自由,有张网银卡就可以登录网银开通黄金白银了。记者在百度中输入这家公司的名称,百度百科对这家公司如此描述:“是全国现货贵金属的综合投资服务中心,同时也是目前国内最大的网上黄金投资服务平台。”
 
  由于王女士此前并没有现货白银的投资经验,公司还特意安排了一名分析师帮助她操作。令王女士失望的是,截至2013年年底才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她已经损失了70多万元了。投资失败亏损后,热心的分析师建议王女士将账户余额和追加投资转到另外一个现货白银投资平台继续炒银。王女士本希望能够将亏损的钱赚回一些来,至少能够挽回一些损失。然而,这只是她的美好愿望,再次投入的130多万元到2014年春节前已经所剩无几了。王女士慌了,在深圳多年辛苦攒下的家底一下子荡然无存。她意识到自己跳入了一个预先设置好的金融陷阱,于是向公安机关报案。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许多投资者的身上。深圳旗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的业务员,或者加入多个投资QQ群,推荐现货白银产品,介绍所谓赚钱的“成功案例”;或者购买个人信息,挨个给投资者打电话推荐产品;或者向同行的客户推荐。但是,事与愿违的是,几乎所有的投资客户都铩羽而归,以亏损而告终。受害对象来自于各层人员、各个年龄。
 
  案犯:远程操控交易平台转移资金
 
  警方调查发现,犯罪嫌疑人杨某军,杨某波等人在深圳注册了3家公司以买卖白银名义实施诈骗犯罪活动。犯罪嫌疑人于2012年开始在深圳市龙华新区几个高级写字楼注册了深圳旗某商务公司、深圳财某公司、深圳环某公司,招募大量业务员实施网络投资诈骗犯罪活动。这三家公司日常由杨某波和业务总监负责打理,而杨某军及女友长期在云南曲靖、四川泸州一带行动,远程操控公司非法交易平台的运作并转移涉案资金。
 
  从警方掌握的情况来看,2012年以来,犯罪分子除了非法代理国元、宣  铜等多个白银现货订购交易平台外,还在浙江杭州注册一家“浙江财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同时在上海某网络公司购买一个“浙江财某电子交易现货订购系统”(类似炒股软件)来自己经营并发展下级代理商实施诈骗犯罪行为。其已发展下级代理商达14家,单一“浙江财某电子交易现货订购系统”平台的涉案金额就高达上千万元人民币。
 
  犯罪分子一般两三个月换一个平台,以防被警方怀疑发现。就目前掌握和确定的一个由犯罪分子自己开发的平台,半年的资金流水就达到1400多万,客户总亏损在500万左右。一个平台就收益500万左右,如此一来,几十个平台收益就有几千万元。警方还告诉记者,此次诈骗案受害事主中被骗最高金额达400余万元。
 
  警方:办案最大的瓶颈就是寻找事主
 
  经过近一个月的专案侦查,专案组已初步掌握该犯罪集团的成员结构、落脚点及诈骗作案手法。2014年7月10日10时许,警方展开集中收网抓捕行动,共捣毁3个诈骗窝点,抓获49名犯罪嫌疑人,现场查扣电脑、电话、银行卡、伪造公司印章、伪造政府批文等涉案书证、物证一大批。
 
  经过审讯,犯罪嫌疑人杨某军、杨某波等人交代了其非法代理多个贵金属、现货网络交易平台及自行购买交易软件,虚构大宗商品现货、贵金属等交易,以高额回报为诱饵诱骗客户投资后制造暴涨暴跌行情致使客户亏损来达到诈骗客户钱财目的。
 
  警方介绍,犯罪分子开设的公司没有和正规的交易所对接,没有现货和资金准备,并且采用各种手段控制大额资金进出,使得事主的钱易进难出。警方称,由于这种作案手法比较隐蔽,警方在办案中遇到的最大瓶颈就是找事主。有很多事主在当中炒亏了,都认为自己是投资失败,从而不向警方报案。
 
  警方提醒投资者,和涉案平台一样,国内有些现货白银交易平台并不是经过国务院的期货管理机构承认的期货交易平台,其尽管采取标准化合约的交易,但以宣传低额度保证金、高杠杆回报吸引投资者,在工商部门注册资质为贵金属公司或者电子商务公司的私营公司。
 
  行业:
 
  数千家类似的机构只有几家有资质
 
  今年3·15晚会中,央视曝光了利安达等交易平台控制者操控后台,投资者炒白银稳赔不赚的新闻。央视在报道中表示,目前全国有数千家类似现货白银交易的大小机构和平台,但是只有少数几家获得了国家监管机构的许可,而大多数交易中心打着现货实物交易的名号,做着期货交易,其实质是平台与普通散户的对赌行为。
 
  现货白银 诈骗核心
 
  从某种意义上讲,类似本案的现货白银平台机构就是“大庄家”.一方面他们本身掌握了大量的后台数据和最新行情走势,可以利用大量信息不对称来盈利;另一方面一旦做市商意识到自己要亏钱了,由于缺乏相应的监管,往往私下改变游戏规则,如修改系统数据等操作,让普通投资者亏损从而实现盈利。
 
  揭秘
 
  “现货白银投资”背后的黑幕
 
  记者上网搜索发现,全国各地各种现货白银投资平台比比皆是。在多个以此为主题的QQ群中,亏损者也是普遍存在,几天亏几十上百万已经稀松平常。现货白银投资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投资产品?为什么这些炒银的投资者总是在短时间内遭遇巨额亏损呢?
 
  庄家收取高额手续费和“过夜费”
 
  在成为现货白银投资的客户后,客户根据交易软件提供的银价数据来决定买入和卖出的时机。这一点上,跟股票类似,可以买涨也可以买跌,没有涨跌幅限制,更没有交易次数限制。“游戏”是24小时永不落幕的。不过,客户每交易一次,除了要向交易平台控制者缴纳高额的手续费之外,还要支付点差、延时费等费用。手续费一般是交易金额的8%-12%.需要客户承担的还有延期费,也称过夜费,如果客户持仓过夜,则需按持仓金额的万分之二每天向综合会员缴纳。也就是说,无论客户是买还是卖,只要每天都持仓过夜,一年下来就把自己仓位资金(即实际资金)的90%交给了会员!
 
  在涉案公司中的业务员多是脸上还长着青春痘的年轻人,他们穿着涤纶西服,戴着腕表,说话间有时蹦着金融英语单词。现货白银投资机构会招募大量的业务员,“悟性”稍高的业务员会被公司培养成为“分析师”,业务员和分析师一起鼓励客户多买多卖,亢奋地宣传着这种新鲜的赚钱模式。这些业务员拥簇在办公室里,每天的工作就是不停地打电话,按照手头公司提供的电话名录邀约投资者。业务员的招聘门槛较低,底薪也较低,主要收入依靠客户多买多卖的手续费提成。
 
  软件后台可操控涨跌“杀”客户
 
  除了手续费,代理商的另一部分收入竟然是来自于客户的亏损。在业内这种亏损有个专有名词“头寸”.“头寸”由代理商得到,这意味着,散户是在与交易所和代理商对赌,散户赚钱,代理商就亏损。为了保证自己的盈利,现货白银交易机构在幕后操盘中,利用买卖软件可以掌握涨跌,绝不会输。表面上,可以参考K线图自由买卖,但什么时候买,什么时候卖实际并不由客户决定。客户从把钱捆绑账号投入交易的那一天起,就已经进入一张精心编制的大网,成为鱼肉,任人宰割。
 
  犯罪分子每月会选择一天“杀”客户,一般是每月第一个星期五,因为这是美国非农署公布非农数据的时间,对全球经济有一定影响。犯罪分子利用这一天进行后台操作,让所有散户都爆仓。软件有一个“止损”功能,即当亏损达到客户设置的止损价位时,即卖出,减少损失。但是,犯罪分子却可以在后台取消客户设置的“止损”功能,导致散户爆仓,亏损达到60%以上。如果客户找上门来,解释是系统不稳定造成、客户自身网络不稳定等原因。
 
  客户从自己账户取钱受到控制
 
  令许多客户疑惑的是,当发现投资现货白银并不如想象中能够赚钱时,想把钱取出来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现货白银与现货黄金一样,同属外盘交易,因此,在很多非法的交易平台中,客户的资金被打入所谓的公司在银行的托管账户,更有甚者直接打入了个人账户,在这些非法平台交易的客户,普遍会遭遇出金困难的窘境。当投资者心生警觉想抽身而退时,却发现本金无法退还。事实上,机构已经在软件后台做了设置,客户什么时候取钱,提取金额多于5万元都受到控制。
 
  这宗白银投资骗局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是向上海一家专门制作贵金属交易软件的公司购买的软件平台。在这宗案件中,深圳旗某商务公司等控制的现货白银软件不仅能实现后台控制甚至还能手动篡改客户下单的价格。外表上,客户可以参考K线图自由买卖。但实际上什么时候买什么时候卖并不全是由客户决定的,这也就是所说的风控,犯罪分子可以在后台不让客户登陆,不让客户交易等。跳出的提示的对话框内容可以任由后台控制,或者系统繁忙,或者系统故障等。